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1991从芯开始 > 第628章 时刻谨记多根弦

第628章 时刻谨记多根弦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不过今天这四人坐在一起,显然不是讨论金融危机的。
  
  他们讨论的是如何才能有效地“利用”hk目前的危机,完成一次“壮阔”的进军。
  
  特别是苏远山,他知道自己和远芯如今已不是当初的“人微言轻”,已经有足够的影响力去推动某些决策。
  
  只不过这些决策的领域,一定是要和技术相关,甚至是半导体相关。
  
  就如同上次他为了不让液晶面板的历史重演,从而下决心亲自推动后。如今发改委已经开始积极考察液晶面板整个行业,同时也有不少领导开始积极频繁地视察起京东方。
  
  王冬升笑称,他这两个月见的大人物比之前半辈子的都多。而根据他的反馈,政府方面似乎也考虑和霓国方面达成共识,以扫清相关设备的引进,以及技术合作中的障碍。
  
  这个就很好。
  
  但事涉hk的未来,这就已经脱离了苏远山“应该考虑”的范畴。他如果再多参言,未免就有些僭越了。
  
  但……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不管嘛!
  
  ……
  
  “hk的第一波只是股市承了大部分压力,楼市的惯性还在,还没有彻底崩。”
  
  苏远山收回视线,没有过多地讨论棒国,那边自然有秦思和“她的朋友们”在折腾——这样说吧,这种资本巨鳄做空分食一个泡沫经济体,谁入场谁赚钱,砸钱越多就赚钱越多,根本不用人担心。
  
  “孙姐,你那边的楼赚了多少?”苏远山望向孙西慧。
  
  孙西慧摇了摇头:“没多少,来回的话,大概赚了不到十亿吧,毕竟前几年楼盘价格本身就贵。”
  
  杨伟昌知道孙西慧当初是苏远山在五年前就派去了hk的,此时听她说光卖楼就赚了十亿,不禁倏然一惊:“美金?”
  
  孙西慧嫣然一笑:“杨总说笑了,港币。”
  
  杨伟昌松了口气,笑道:“我是被吓到了——前阵子不少屯楼的老板都在高位把楼盘卖了,据说成交量都是数十亿美金级别的。”
  
  “嗯,李家嘛。”孙西慧点头:“只不过我们又不是炒楼的,只是卖了两栋之前准备用来做增值投资的商业楼,现在就连我们自己的总部都在租人家的地方办公呢。呵呵。”
  
  “那你这也算是楼市做空了?”
  
  孙西慧抿嘴笑道:“差不多。”
  
  “小山,那楼市触底要多久?”杨伟昌便感慨地笑了笑,望向苏远山问道。
  
  如今金融风暴之下,各路神仙都跳出来了,有说自己早就有先见之明的,也有从根源找问题的,也有言之灼灼说hk不会有事的——这帮事后诸葛亮,就是没要给敢说hk的股市楼市能够跌到多少。
  
  杨伟昌不搞投机,他不关注股市,但楼市却涉及到前期的投入资本。
  
  上头已经说了,支持他走出去。要政策,可以给。但要钱,没有。
  
  作为一家才成立不到一年的企业,即便是带着“万般偏爱”诞生的连通,在此时选择进入hk,也实打实的属于火中取栗,双线开战,需要从各方面计较成本。
  
  既然是火中取栗,那这个火候的掌握,就变得至关重要了。
  
  所以,杨伟昌必须让苏远山给出个靠谱的准信,还得让他也无法置身事外——要抓栗子,得两人一起抓,休想把连通怂恿了就跑。
  
  “根据最早遭遇金融危机的暹罗和马来西亚等地来看,楼市的反应比股市要迟缓不少,且具有延迟性和惯性。所以崩盘,就未必意味着触底。”
  
  苏远山记不清hk楼市在97之后的谷底是什么时候,只知道楼市崩盘之后还会持续走低几年。
  
  “而且我们不可能等到触底,毕竟比起成本,时机更重要——就跟孙姐说的那样,我们又不是炒房的。”
  
  “根据国际游资的动向分析……等到棒国结束,整个亚洲区域基本也就只剩下hk了。”苏远山给杨伟昌吃着定心丸:“差不多明年,等到那些金融公司开始破产,就差不多是时候了。”
  
  苏远山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——等到有人接二连三的开始跳楼。
  
  “到那时,无论是人力成本还是其他投入,都会比现在便宜不少,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提前搞定各项准入许可,提前准备设备。”
  
  “而且,我个人建议哈……人员的招聘和培训,可以先一步进行,特别是电信行业的相关从业人员。”
  
  苏远山顿了顿继续道:“这些提前招聘的普通员工也好,还是管理岗位也好,先可以拉到内地来进行统一培训,与内地派过去的管理岗位先做好团队整合和建设。”
  
  “你等等,我记一下。”杨伟昌也不在乎自己身份,直接掏出笔记本和签字笔,一边迅速地记着,一边道:“你的这个想法很好!我们部门开会,一直都在考虑市场方案,还没意识到团队的整合。”
  
  苏远山便是一笑:“杨叔,主要还是脑子里面要多根弦。”
  
  “什么弦?”
  
  “(不敢说的方针)当然是对的,但咱们搞企业的,可不能那么搞,更不能形成什么独立王国,山头主义。”
  
  “现代企业需要的是活力,是执行力,是如臂使指的掌控力。”
  
  “就拿远芯举例,信不信远芯一个电话打到硅谷要求执行方案,明天北美分公司就能把报告发到静姐和我以及老段的邮箱来。”
  
  陈静和孙西慧两人便同时一笑——为了给杨伟昌提个醒,苏远山第一次在他人面前展示他对远芯体系的强大掌控力。
  
  杨伟昌停下笔,微怔之后陷入了思索。
  
  “除了掌控力之外,还有就是企业文化——远芯的企业文化和精神是永远激情,永不作恶。前者是保持对技术的追求,后者是对行为的自我约束……”
  
  “当然,内容是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,无论集团有多大,涉及到多少个国家和地区,员工又来自何方……他们都必须信奉同一个企业文化。”
  
  “哪怕这个追求就是单纯的赚钱呢。”
  
  在苏远山的记忆中,国内讲企业文化,还是从新世纪后才开始。
  
  事实上这玩意,也才在国外提出十年左右。如今国内企业管理尚处于初级得不能再初级的阶段,官员管企业,家族管企业的情况比比皆是。
  
  纵观国内所有行业,也就只有it软件行业要稍稍前卫一点。
  
  当然了,远芯就更前卫了——早在五年前就引入了陈静这个当初的职业经理人,如今的股东。
  
  作为一家由姐夫和小舅子合作成立的企业,如今两大创始人都已退出,这放在世界,也算是企业界的奇迹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